脑洞整合基地

关于

溯向时间4

终于在死线之前完成了,每次漫展之前都是考验友情的重要时刻啊!

这篇会印点参CP15,因为摊位上的小料略多,所以会定个成本价QAQ【其实是我手机丢了,没钱印无料了QAQ请大家原谅我QAQ】

但是有烦太太特别赞的插图,真的特别赞!所以CP15的时候来摊位上看一眼嘛~~~就买下一份及菅的安利嘛~~~


CP15-day2在L15-17!大家来找我玩吧!!


Chapter 4
“在想什么?”

感受到背后温暖的体温,菅原安心的将自己全身的力量交付过去,理所当然的收到了身后人更紧的拥抱。菅原将手轻轻覆盖在及川缠绕在自己腰间的手上,回头微笑得看向及川,“在看当初你向我告白的纪念品。当时的及川彻真是无比的可爱啊~”

“那现在的及川彻就不可爱了么?!我的话,可是会觉得无论哪个时候的孝支都超级可爱的!”及川故作生气的鼓起脸颊,在恋人越来越深的笑容中俯下身去,完成了每天清晨都不会缺少的早安吻。

 

这已经是菅原与及川共同居住的第四年了,自从菅原和及川一起考上东京的大学,两人就自然的住到了一起,进入大学后及川并没有放弃排球,现在已经有职业队递来了橄榄枝。而读医学的菅原选择了继续深造,进入了一直很崇拜的教授的研究室。

于是就在一切走向都如行星轨迹明朗确定的十二月,及川彻向菅原孝支求婚了。那天是与平日一样的普通的一天,大概只有照射在身上的阳光比平日更加温暖这一点有些特殊,菅原和及川同平日一样在街上散步,可能是天气变冷的原因,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及川突然拉起菅原的手问:“孝支,你觉得及川孝支这个名字怎么样?”

“并不好听。”

“所以……你……不喜欢?你……不愿意?”及川泄气的松开菅原的手,仿佛看到世界末日一般。

“不如菅原彻好听,你觉得呢?阿彻。”

“孝支?!你的意思是?!我没有理解错对吧!!!你愿意!你愿意成为及川家的一员!我明天就去买机票,咱们去荷兰结婚!不!现在就回家订机票!!”从及川眼中投映出无法忽视的光,让菅原没有办法不沉溺进去,就好像心甘情愿的跳入到月光下的湖泊中,因为那景色实在过于美好。

“是菅原彻,而不是及川孝支哦~”菅原笑着提醒,但是听得人已经无暇去在意这些,整个人沉浸于巨大的幸福中。及川认真的牵起菅原的手,在手背落下轻轻的吻。

“En plus de vous, je n'aime pas l'autre.”(除了你,我不会另有所爱。)

 

对于及川所热衷的“荷兰婚礼”计划,菅原抱着随遇而安的态度,但是内心确也小小的期待这属于他们两人的仪式。本来已经商量好一起在圣诞节前几日飞去荷兰,婚礼之后,直接开始两人的蜜月之旅,但是教导菅原的单身教授不只是不是怨念于圣诞节甜蜜的气氛,居然临时给他们布置了新的课题,整个研究室的人都叫苦不迭,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奋起反抗。菅原同样也只能无奈的让及川先一步去荷兰,自己结束手边的工作之后再去找他。

 

“我昨天看了荷兰那边的天气,那边会更冷些,我为你带了厚衣服,记得要穿。”从昨天就开始为及川收拾行李的菅原,此时才有了这个人要离开自己一段时间的实感,毕竟从俩人交往以来,就没有相距这么远过。想自己真是越来越依赖及川,这样可是不行的哦,菅原努力抛开自己心里的小小别扭,“咱们出发吧~”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在玄关,及川拿起衣架上的围巾为菅原系好,“真是舍不得你。真的不能一起过去么?”

菅原笑着主动吻上及川,“好了,我的菅原彻先生,出发吧~”

成田机场的候机大厅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在经历着重逢与离别。

“真的,真的不能一起过去么?”

“你已经问了一百遍了,但是真的不行。我也很抱歉,但是教授那边……,我保证,只要这边的事一结束,我立即过去找你。”

“算了,你不用着急。我就当做是先过去熟悉我们的蜜月地点~”及川伸手将菅原有些散开的围巾拉好,之后手就眷恋的停在菅原的脸庞,“我不在身边要注意身体,小心不要感冒了。”

菅原笑着握住及川的手温柔的蹭了蹭,“你也一样哦~”



“前往荷兰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RH427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4号登机口上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菅原看着已经进入安检口还在不停挥手的某人,认真地想了想是不是真的要改下户籍名字呢~算了,等他们从荷兰回来再商量吧,反正时间还很长。

 

少了一个主人的房间显得格外空旷,清晨中独自醒来的菅原觉得今天的床稍微有点大,没有了每天的早安吻好像确实少了点什么。昨天从机场回到家,菅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就早早的睡了。今天的他打算打起精神尽快完成任务,比平时更早醒来正好让菅原更早的开始工作。菅原随意的打开客厅的电视,就进到厨房去准备早餐了。

 

“最新报道,昨日19:20由日本飞往荷兰的日本航空RH427号班机因维修不当造成飞行时尾部压力罩破裂发生爆炸性减压并失去液压操纵,在阿布扎比附近坠毁。目前尚未发现幸存者,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进一步的搜索与抢救……”

 

RH427?飞往荷兰?刚才的报道在说什么啊?现在的电视台也会报道虚假信息么,真是不像话。

菅原慢慢地走到卧室去换衣服准备直接去学校的实验室,但是突然响起的门铃让菅原的脚步一顿。

“您好,我是XX保险公司的……”

“不好意思,我们并不打算购买保险,您不用再来我家了。”菅原直接走回卧室,完全忽视了门外执着不已的敲门声。直到菅原开门出发去学校的时候才发现,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在门外没有离开,“我们真的没有买保险的打算。”

“菅原先生,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谈下关于及川彻先生在我们公司购买的保险的赔偿问题,您是及川先生所有保险的受益人。我知道您现在一定很伤心。这样,我把相关文件给您留下,过几天我再来拜访。打扰了。”

别开玩笑了,及川彻,我知道你最爱开这些老土的玩笑,但是这个一点也不好笑。居然还联合了保险公司的人一起来骗我。

我知道,你只不过是想让我早点过去找你,我才不会上当。我需要按照约定,完成学校的工作之后再去荷兰,你肯定会在荷兰的机场接我,然后立即拉我去你定好的教堂。

到时候我一定要看你恶作剧没成功的失落表情,所以我现在要去学校的实验室了,其实我也想早点见到你,那就更要去实验室工作啦~你一定懂的,要在那边好好的等我过去哦~

 

 

“影山,日向?你们怎么来了?”

“菅原前辈,我们……”

“进屋吧,正好我学校那边忙完了,但是我马上要收拾东西去机场,我定了晚上的机票。”

“菅原前辈,我知道及川大王的事你很难过,但是你……你每天不吃不睡,就在实验室工作,已经整整3天了……及川大王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日向,你说什么呢?及川的恶作剧我不在意的。不好意思,日向,我要出发去机场了,下次见面咱们再聊天好么?”

“菅原前辈……”

菅原真的非常赶时间的样子,没有拿任何行李就要出门。日向看着这样的菅原,觉得如果自己再说下去,那就做了这个世上最糟糕最残酷的事,他只能默默地拉着影山和菅原一起出门,然后向菅原挥手告别。

 

成田机场的候机大厅依然人来人往,菅原掏出手机给及川彻发了一封邮件,“我现在就过去那边了,天气怎么样?”在还没有收到回复之前就关机塞回了外衣口袋,然后将有点散开的围巾拉好,就直接走向了登机口。

 

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候机大厅与成田机场没什么两样,同样的密集人流,同样的重逢分别。

菅原孝支第一次知道绝望是有形的,看得见,摸得着,它就是机场中不停的走来走去的人群,里面怎么找也不会有菅原正在等的那个及川彻。初时的自我封闭、不去触碰、不去相信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自我保护,及川彻的死仿佛包裹在糖衣里的黄连,等那层皮一点点的破掉了,才是难以忍受的苦涩绞痛,一点一点渗入心脏,让菅原明白一开始的麻痹和失觉全都是虚幻的假象,现实血淋淋的不接受都不行。可是菅原没有一点能够释放这种痛苦的方法,他被逼的只能一遍遍回味这几天被自己压在心底的那些念头。

及川彻,你这个混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绝对!绝对!不原谅你!

能不能别丢下我一个人……

如果我没有答应你的求婚,如果我没有答应你的告白,如果我一开始就没有认识你……如果……

 

“五年前的我,下面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一定不要和及川彻有过多的接触!”,菅原猛地想起五年期的那场恶作剧。

那条信息!!五年前从JWD上收到的信息!!如果当时的我相信那条信息!

好像抓住了黑暗里唯一的一点星光,自己只能紧紧地攥着,完全没有余力去想别的事情。菅原极力压抑自己颤抖的手,费力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开机。快一点,再快一点……这次一定……

 

 

乌鸦2号,2014年5月22日 04:56,仅自己可见。
给五年前的我,我是五年后的菅原孝支,无论你觉得这是多么荒谬,但是我确实是通过某种手段和你取得了联系,因为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诉现在的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五年前的我,下面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一定不要和及川彻有过多的接触!一定不要和及川彻有接触!一定!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及川彻这个家伙做了完全不能原谅的事!

 

五年前的菅原孝支被凌晨4点56分的手机提示音吵醒的时侯,依然处于迷茫的状态,反应了2分钟,想起这声音并不是自己的闹钟铃声……


评论(1)
热度(19)

© 林之类峋 | Powered by LOFTER